<menu id="wywwy"><table id="wywwy"></table></menu>
<bdo id="wywwy"><noscript id="wywwy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sup id="wywwy"><center id="wywwy"></center></sup>
  • <td id="wywwy"><noscript id="wywwy"></noscript></td>

    網站導航

    警惕餐飲“黑心培訓班”,錢沒了店也沒了!

    打著暴富賺快錢的旗號,承諾包教包會、各種優惠……一些黑心培訓機構設置層層誘餌,正在收割一批餐飲創業者、經營者。

    WX20220916-120122.png餐飲業因門檻低、市場大、資金回流快、投資靈活、風險小等優點,一直是創業者的熱門選擇。即便是疫情當下,也有大批創業者前赴后繼,涌入餐飲業暢想著一展宏圖。

    市場進入者逐年增多,也帶動著餐飲相關產業的發展,比如餐飲培訓。一些優秀的餐飲培訓機構為餐飲經營者提供線上線下的運營輔導、咨詢及整體解決方案,對其日常經營甚至是整個餐飲業的發展都起到了一定的推動作用。

    但近幾年,市場上也開始出現一些脫離培訓本質,靠忽悠割韭菜的培訓機構,他們專挑初創的餐飲店鋪尤其是小店入手,設置層層誘餌,收割了一批創業者、經營者。以下是一些餐飲創業者被“坑”的真實經歷。

    成功學員分享,樣品店利潤年近百萬

    一切都是“演”出來的

    有人通過做生意賺錢,有人通過教別人如何做生意賺錢,“餐飲培訓”屬于后者?!敖鉀Q餐飲創業中的所有難題,助力餐飲創業者淘金”,當初參加“餐飲培訓班”的李陽正是被某培訓機構打出的淘金、致富噱頭所吸引。

    李陽初中畢業后就沒讀書了,倒不是家庭困難,實在是讀不進去。這些年,他進過電子廠,賣過保險,去過工地,干了好多年,也沒掙下多少錢。有一次,看著那些賣涮菜、夾饃的路邊攤生意紅火,工作又自由,李陽萌生出創業的想法。經過一番考量再加上各種咨詢,李陽選擇了火鍋這門生意。

    但火鍋店開業后,生意一直不溫不火。

    “生意不好,80%是因為你不懂顧客?!北藭r,李陽看到這條培訓機構的廣告語時,不由地就被吸引?!?1天讓你的營業額翻倍“這句話,更是讓李陽心動不已。

    整個培訓時長就21天,期間也不影響火鍋店開門做生意,李陽當時就覺得可以試一試。隨后,李陽免費參觀了培訓機構所謂的“樣品”店后,看到人家店員的較高服務素質和整個店面的高效管理流程,他自愧不如。聽店主介紹,其店鋪一年利潤接近百萬。

    接著,李陽還被邀請參加免費的體驗課,部分結業學員在體驗課上現身分享,有人一年掙40多萬,有人一年掙50多萬,最少的一年也掙了30萬多。而李陽所在的城市平均工資也就四千多一點,一年30多萬絕對屬于高收入階層了。

    實打實的樣品店,可觀的收益案例,讓李陽下定決心報名了該培訓班,花九萬多購買了一整套“培訓課程”。

    進了培訓班之后,用李陽自己的話說,就是醍醐灌頂。導師說,就像諸葛亮坐在中軍帳里對著地圖指揮就能打勝仗一樣,餐飲培訓的目的就是教老板學會當諸葛亮,將員工培養成一個個關羽張飛,員工鼓勁干,服務上層樓,生意更火爆,利潤自然漲……

    整個培訓期,李陽接觸了不少“干貨”,從員工的培訓到后廚衛生標準、以及店鋪運營的精細化管理,店鋪營銷、成本控制、人力資源管理、領導力、行業閉環等這一堆專業名詞,至今李陽還記得許多。

    但這些所謂的干貨似乎并沒能在李陽的火鍋店經營中發揮出光和熱,李陽的火鍋店只支撐了一年多,前后虧損了30多萬,還拖欠幾名員工兩個月工資。最后,李陽不得不掏空父母的積蓄,還欠下了20萬元的銀行貸款。

    李陽關店后不久,曾經一起參加過同期培訓的學員發信息給他,稱之前培訓機構所展示的那些成功店鋪實質上和培訓機構并無關系。

    點評:

    為了增加可信度,很多“培訓機構”都會采取類似的借店培訓、空手賺錢的模式。帶領學員參觀所謂的“優質門店”后,培訓機構會給到店鋪老板人頭提成,這些店鋪為了賺點快錢也會全程配合“表演”,而那些所謂的優秀結業學員其實也都是托。

    14天速成,高大上的“理論”一大堆

    但實際經營中完全無法落地

    與“小白”李陽不同,唐悅是餐飲行業的“老手”。2018年新茶飲大火的時候,唐悅在小吃街的繁華路段開了一家奶茶店,地段好、人流量大,生意穩定。但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,由于小吃街是封閉場所,配合封控要求店面幾經關停。后來解封后再開業,小店的客流量早已不復從前。

    面對毫無起色的生意,唐悅陷入了焦慮。偶然一天,唐悅從某個短視頻平臺上刷到了一家培訓機構,看著視頻里的講師講得頭頭是道,唐悅眼前一亮,試著發消息咨詢了一下,沒想到對方回復得特別熱情,對唐悅有問必答,講的話看起來很“高端”又有邏輯。唐悅似懂非懂,在對方的盛情邀約下,他決定先試聽一堂課試試。

    在試聽了導師的“用互聯網思維做餐飲”這堂課后,唐悅徹底被折服了。什么是互聯網思維,唐悅仍然說不清楚,但她知道自己必須要順應時代做出一些改變,因為導師提到的“在疫情反復的復雜環境下,線上經營已經是大勢所趨”這個觀點她非常認可。在想通了這些后,唐悅爽快地刷卡交了三萬多學費。

    14天的課程,唐悅學了一堆O2O、績效考核、行業閉環與賦能等互聯網詞匯,導師還親切地給她制定了一份餐飲營銷策劃方案,五折收費。

    課程結束后,唐悅感覺自己學了一堆東西,但回到門店的實際經營,又總無處入手。起初唐悅會在微信上咨詢導師,導師一開始也還會回復兩句。過了幾天,她發現自己竟然被導師刪掉了微信,電話也被拉黑。再后來,同期的學員聯系她,說那個培訓班已經關門人去樓空了。

    點評:

    XX天速成,宣導很多高大上的理論,看起來干貨滿滿、物超所值,也是很多黑心培訓機構忽悠餐飲人的套路,殊不知,很多看起來逼格滿滿的概念,如果無法有效地落地便是無用的空談,百無一用。更何況,餐飲經營是長期動作,很難有所謂的速成秘籍。

    號稱助力大眾創業、培訓費用全免

    其實物料費、雜費等隱形收費眾多

    張月曾經是一名上班族,但疫情后,所在行業下行,公司也內卷嚴重,讓她產生了創業的念頭。選擇擺攤賣小吃的想法起源于某軟件的一條廣告,廣告中的某某小吃攤,月入20萬,簡單易學,項目上手快,散發著吸引力。張月當然知道那是騙人的,但同時她腦子里也確實出現了一個“擺攤賣小吃”的想法,上班那么累,工資也不高,還不如擺攤呢。

    一番思來想去后,張月果斷辭職了,開始做擺攤賣小吃的準備。她從某個新媒體賬號上了解到了有大V背書的“某某辣”小吃培訓班。在張月看來,行業大V推薦的項目肯定比某些搜索引擎搜出來的要靠譜得多,且這個小吃項目號稱助力大眾創業,培訓費用全免。

    當然,張月心里也明白,培訓班打出的“月入20萬”肯定不現實,但如果自己可以實打實地學會一門手藝,回去擺攤賣小吃哪怕月入過萬也比上班強多了。

    一開始,培訓上課確實沒有收取任何費用。但培訓真正開始后,各種教材費、其它雜費相繼而來,而小吃制作中所用到秘制調料、特殊器具,也需要向培訓班購買。雖然沒有出學費,但各種教材、雜費,張月也花了10000多,還有每月從培訓機構購買的一些物料費用,最終算下來,也是一筆不小的花費。

    培訓結束后,張月準備利用學到的手藝開個小吃攤,發現小吃攤所需的廚具、秘制調料等都得重新向培訓機構購買,否則根本無法還原當時的味道。她沒辦法,只能重新聯系培訓機構的導師,很快,導師便給了她一份詳細的報價表。張月仔細一看,同一款“秘制調料”的售價比上課時貴了幾乎一半,導師告訴她,這是因為學員上課時購買相關產品享受的是優惠價,結課后就要按正價購買了。

    到這里,張月終于明白了這個培訓機構的套路,他們賣的不止是課,還有各種調料、工具。但箭在弦上,辭職了的張月只能硬著頭皮開店,她每天早起晚睡,苦心經營,但收益最好的時候,刨去各項成本也僅僅只是掙夠了當月的攤位費。

    苦苦維持半年后,張月還是決定收起家伙,找一家公司乖乖去上班了,當初自己花4950元買入的小推車以及簡易桌凳等,最后都打包賤賣給了收破爛的。

    點評:

    一些培訓機構經常打出“培訓費全免”的噱頭來吸引餐飲人,試想一下,天底下哪有掉餡餅的事?這邊培訓費全免,那邊肯定要通過各種手段收回來,不然培訓機構怎么活?很多培訓機構打著“免費培訓”的幌子,實際上干的往往是賣器具、賣調料的生意,價格也往往還不便宜,餐飲人可要擦亮眼睛了。

    小結

    “開個小吃店,月入20萬,輕松掙大錢”“簡單易學,好操作,15天輕松學會XX炸雞排”“實現商業閉環,搭乘互聯網發展東風,線上、線下經營無障礙”……一些黑心的培訓機構打著一系列暴富賺快錢的旗號,給餐飲創業者畫大餅,再加上承諾的包教包會、各種優惠、以及所謂的真實案例分享,一套組合拳下來,好多餐飲人暈暈乎乎地就交了錢。

    殊不知,做餐飲沒有捷徑可走。餐飲是個勤行,還是得腳踏實地,一桌一桌做起來。尤其在當下,整個經濟環境下行、消費疲軟之際,餐飲人切莫病急亂投醫。

    本文系作者授權加盟網發表。如需轉載請聯系微信公眾號加盟網(tcsdjmw)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    條評論

    回復

    120/120

    警惕餐飲“黑心培訓班”,錢沒了店也沒了!

    更多

    分享

    玩弄放荡艳妇办公室少妇
    <menu id="wywwy"><table id="wywwy"></table></menu>
    <bdo id="wywwy"><noscript id="wywwy"></noscript></bdo>
  • <sup id="wywwy"><center id="wywwy"></center></sup>
  • <td id="wywwy"><noscript id="wywwy"></noscript></td>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